由细菌战引起的伤口已经愈合了70年,共同缓解了战争的痛苦。

时间:2019-03-02 03:23:53 来源:天后宫资讯网 作者:匿名

70年前日本入侵中国的历史真的消失了吗? 被日军侵入中国毒害的泸州老人痛苦甚至恐惧地告诉你:不!他们中的许多人脚下都患有炭疽细菌,已经多次溃烂70多年并患有疾病。 由泸州市科城区人民医院的12名医务人员组成的“万少华队”也将以您自己的经验告诉您:不!在过去的七年里,他们用假期来治疗老人。对他们来说,在治疗细菌战的受害者的伤口时,抚慰一段历史也是一种痛苦。 伤口,70年不愈 山路通往柯城区航屿镇姚家村村民姚贵土家。 92岁的姚贵图是过去日本侵略者细菌战的牺牲品,也是“万少华队”的救援目标。 在去姚家村的车上,43岁的柯城区人民医院泌尿科医生万少华博士告诉记者,姚桂东已经溃烂了70多年。到目前为止,几个伤口已经长时间未愈合,并且外踝关节附近的伤口具有硬币的大小。 看到万少华来了,姚贵图笑了。万少华打开药盒,熟练地处理了老人的伤口。我看到老人的小腿都是伤疤,还有一些脓液渗出。 “过去,这位老人的两条腿都在溃烂,他们制造了很多恶臭。现在好多了。”万少华介绍。 受到日本侵略者的侵害,姚明的小牛在20岁时开始溃烂,即使夏天伤口恶化,螨虫也会长大。这种情况在漳州并非如此。 万少华偶然听说郴州农村有人患有一种叫做“坏脚”的奇怪疾病。为此,他和他的同事们开始访问。第一位访问的老人是刘思谷。他们第一次看到“坏脚”,他们都感到震惊。 2009年3月,万少华来到九龙乡的悟口村,询问刘氏古代的家庭。刚刚非常热情的村民听到了这个名字,突然犹豫了一下,指着一个200米外的孤独的房子:“那是刘思的古老房子。我不会去。” 推开门,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响起,万少华戴着面具也不舒服。在房子的角落里,70多岁的刘思谷蜷缩在床上。三月在山上很冷,但老人的腿肿了,还在流血和阴部,无法穿上连裤袜,只能露出来。我后来看到的场景震惊了同一行业的年轻医生和护士。毛小伟医生回忆说:“当时,我看到他的腿上有绒面革。似乎有些东西在移动。我认为这是一个流血点。当我打开这层时,我发现这是一个凌乱的蠕动!” 窗外,青山绿水和祖母绿层层叠叠,但早春风光与刘思谷的悲惨伤痕形成了巨大反差,极大地刺激了这些年轻人的心。 两个多月后,万少华走访了当地的乡村,看到了许多令人震惊的“坏脚”,如刘思谷,他们中的大多数已经病了70多年,并且长期没有治愈。当时,他们仍然不知道这种疾病的起源。 历史,永远记住 这是什么病?为什么治愈这么难? 万少华和他的同事们读了很多书。在访问了赣州市卫生防疫站的前站长邱明轩,现在是贵州省的细菌调查员后,这些年轻的医务人员逐渐了解了重要的历史。 1940年10月4日上午9点,一架日本军用飞机在郴州低空飞行,投下大量谷物,小米,棉花,跳蚤和传单。飞机飞了两次,飞离了漳州。几天后,街上出现了大量死老鼠,附近的许多居民死于急性病。根据当时卫生部门的检查,这些沉积物中含有大量的瘟疫等细菌。 吴建平是日本入侵中国的受害者协会的负责人,也是受害者的家属。他告诉记者,他的叔叔和阿姨死于瘟疫。 “叔叔才9岁,他的姨妈还不到两岁。”这个家庭中有几个亲戚死于细菌战。爷爷也死于日本刺刀。吴建平啜泣的叙事使万少华的内心长久无法平静。 “我能为他们做些什么?”以万少华为首的医务人员开始探索下肢皮肤溃疡,并前往全区各乡镇,最终找到了39名受日军影响的老人。他们在战争中幸存下来,但他们终身感染了炭疽,他们的腿被溃烂了。 在访问期间,他们还发现患有腐烂脚的患者多为农民。由于贫困和缺乏知识,许多人不知道他们患有什么疾病。有些人忍受了数十年的痛苦,并为自己的健康状况而自责。有些人对这一年有着混乱的记忆,缺乏细节和逻辑混乱。需要治疗疼痛,需要记住病史。因此,“万少华队”同时追踪病老人,同时追踪历史真相。 细菌战是日本军队的最高机密,直到最近二三十年才公布相关信息。根据《井本日记》第18卷记载的《昭和十七年“保号”指导计划》,日军的主要目标是浙江蓟县(现赣州)等地,而“保证”是细菌战的代名。 2001年1月26日,前日本陆军“第731军”航空班唯一幸存的飞行员松本正一对日本埼玉县的家乡邱明轩说:“我参加了日本军队的细菌战漳州于1940年10月4日。我内心感到内疚,我向中国人民发誓!“ “在此之前,我不知道在我的家乡漳州发生了这样的悲剧。”该团队的年轻医生柴腾君说:“我对于治疗细菌战的受害者的重要性感到非常尴尬和深刻。” 一个团队,负责任 虽然战争的烟消散了,但由于爱和责任,另一场“反战”仍在继续。 面对受折磨的老人,柯城区人民医院由万少华领导的医疗队组成。他们来自一线部门和后勤部门,大多数是在80后和90年代,平均年龄不到30岁。 由于工作繁忙,“万少华队”的医生,护士和司机利用假期去看医生。他们没有加班费,补贴和调整来改变偏远村庄老人的待遇。令他们高兴的是,许多老人得到了认真的照顾,伤口正在慢慢恢复,有些人仍然处于孤独的心理状态。 8月26日,记者跟随万少华到日军在殿口村进行细菌战的受害者魏洪福。老人热情地欢迎我们吃西瓜,笑了笑。七年前,由于腐烂的脚和气味,魏鸿忠甚至没有出来,很少说话,很少走在街区之间。 当万少华来看魏宏福时,老人很怀疑甚至拒绝看他的腿。万少华并不急于处理老人的伤口。他先是用一盆水洗脚,然后用盘刷为老人擦脚。担心水温太高,护士拿起冷水。洗脚,吃药,换药......看到医生和护士如此细心和耐心,魏洪福忍不住哭了。从那以后,万少华队已经到了门口接受治疗,老人的腿已逐渐缩小。他们偶尔可以走来走去,在冬天去大门晒太阳。 在魏洪福的家中,当记者看到万少华正在收拾伤口并准备离开时,老人从椅子上站起来,抽着门框,坚持看医生离开。车子很远,老人的身影仍然在门口晃动。 万少华并不孤单。 重症监护室的护士徐立芳虽然忙于工作,但他从不放弃对农村腐烂脚的治疗。有一次,一个脚和脚不好的老人觉得不舒服,叫万少华。万少华立即安排了车辆和药品,但没有护士。刚刚下班的徐立芳了解情况,没有说什么就回家。事件发生后,万少华知道徐丽芳的父亲过去几天因心脏病住院。她最初准备陪伴她的父亲。 由刘思古人治疗的医生郑新华发臭了。路人捂住了他的嘴和鼻子,但他并不介意。他坚持要走到门口,直到这位老人在2012年去世。 在过去的7年里,“万少华队”为病老人改变了1700多次,并使用了2000多公斤药。令他们后悔的是,尽管得到了照顾和照顾,但在过去的七年里,已有20位老人过世了。 “这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。为了安抚国家的痛苦,责任不能丢失。”万少华说,我们一定要让老人的受害者过得好,“这些老人是一场无声的斗争。”

华为商城

Copyright ?2018-2019 #首页标题#(www.gnudoyng.net All Rights Reserved.